關燈
上一章 加入書架 返回目錄 下一章
    

    楚錚坐在床榻邊,瞥了一眼剛換的被褥,又飛快地將目光挪開去。雖然被褥已經換了,方才床榻上的一應東西全部都拿出去燒了,就連他自己也重新沐浴更衣過,但是并不代表方才的事情沒有發生。

    想起方才被褥上的濕濡,楚錚就忍不住臉紅,他是個成年男子,發生這樣的事情不奇怪,但是這一次他卻慌了,只因方才荒唐的夢。

    還是那雙纖細白皙的手臂,只是在夢里,這雙玉臂皓腕緊緊地勾在他的脖子上,而他則是摟緊了面前的人兒,唇落在她的脖頸間,怎么吻都不夠……

    楚錚狠狠地跺了一下腳,“荒唐!”

    簡直是瘋了,即便是做春夢也該是和一個女子才對,為什么這個人偏偏是霍思錦!

    有龍陽之癖的人不是沒有,甚至京城里也有南風館,可是楚錚從未想過他也會有這樣的念頭,他受過禮儀教養,對于男風之事,素來是嗤之以鼻,如今怎么會……

    楚錚閉了閉眼,心頭煩躁無比,連他自己都不記得,這是第幾次夢到對霍思錦做這樣的事情了,一次比一次荒唐。楚錚甚至都在想,若不是他忽然自夢中醒來,只怕這夢還不知道要荒唐到哪種地步!

    “來人,傳趙御醫!”楚錚朝門外大聲吩咐。他的身體已經是出問題了,不然他不會做這樣的荒唐的夢。

    內侍很快將趙御醫找來了,楚錚朝內侍擺手,“退下,沒有本宮的吩咐,任何人不得入內。”

    “是,殿下。”內侍得了吩咐,立刻退出門外,并且小心翼翼地將殿門關好。

    殿中只剩下他們兩人,楚錚方才開口,“趙御醫,本宮又做噩夢了,你開的安神藥根本不管用。”

    他的語氣里滿是失望,從祜州回來后,楚錚就立刻招來趙御醫為他診脈。他沒有說夢到了什么,這樣羞于出口的事情,即便趙御醫是自己的心腹,他也說不出口,只單單說自己總是做噩夢,而且都是夢見同一件事,所以他懷疑自己中毒了。

    趙御醫醫術高明,而且擅長解毒,楚錚滿以為那荒唐的夢就該結束了。卻不想,趙御醫診了脈,卻說他的身體沒有任何中毒的跡象,可能是太累了,所以才會噩夢,只開了幾副安神的藥。

    而今楚錚又做噩夢了,趙御醫捻了捻胡須,“微臣先為殿下把脈看看。”他自認醫術還是不錯的,但是他之前確實沒看出來有什么問題,所以只開了幾副普通的安神藥。

    “可有看出來什么?”楚錚見趙御醫切脈有一會兒了,卻遲遲沒有開口,而且面上的神情也是疑惑不解,心下忍不住急了。

    趙御醫搖了搖頭,嘆了口氣,道:“殿下,或許是臣醫術淺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醫術本宮是知道的。”還沒等趙御醫說完,楚錚就接過話去,“如果連你也不知道是什么病,整個太醫院幾乎沒有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本宮當真是得了不治之癥嗎?”楚錚收回了手,面上神情十分不悅。若是他一直都會這樣,只要白天見過霍思錦,晚上就會做荒唐的夢,日后他還有何顏面見到霍思錦。即便霍思錦什么都不知道,可是楚錚心里依然覺得自己齷齪。

    趙御醫沉默了片刻,遲疑著說道:“殿下,微臣沒有發現您有中毒的跡象,那么就只有一種可能……殿下,您可能中了邪蠱之術……”

    “邪蠱之術?”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趙御醫點了點頭,“微臣曾聽人無意間提起過,這世上有一種邪蠱之術,身體沒有異樣,但是內里卻能移魂散魄。殿下身上沒有傷口,氣息也是正常的,微臣想也許就只有邪蠱這種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楚錚權衡片刻,“誰會解邪蠱之術?”

    趙御醫答道:“普蔭寺有位業釋大師,威望頗高,可能他有辦法幫助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本宮是中了邪蠱之術?”楚錚再一次問道。這件事情他不想太多人知道,迄今為止,除了他自己,也就是趙御醫知道,就連他的心腹鄭長冬兄弟倆都不知。照趙御醫方才的說法,他也只是猜測,而且即便是中了邪蠱之術,那位業釋大師也只是可能能解。

    沒有把握的事情,尤其還是這件事,要不要找上業釋大師,楚錚猶豫了。

    趙御醫朝楚錚跪下,搖頭說道:“請殿下恕罪,微臣不能確定。”

    他當然知道楚錚想要一個確切的回答,可是他負責任地講,他的確不能肯定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楚錚方才擺了擺手,“你先退下。”

    趙御醫面露猶豫,最終還是行過禮便離開了,“微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本宮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這件事。”趙御醫還沒來得及抬腳,耳畔再度傳來楚錚的低沉厚重的嗓音。楚錚之前就提醒過,而這一次事情強調。

    趙御醫欠了欠身,“殿下放心,微臣定會守口如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雖然沒有把握,然而幾日后,楚錚依然踏入了普蔭寺的寺門。

    “貧僧業釋拜見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楚錚看著面前慈眉善目的和尚,微微點了下頭,“大師不必多禮,請坐。”

    業釋大師道了謝后,方才落座。

    楚錚揮退了眾人,房間里只余他們兩人,他方才說明來意,“大師,本宮今日前來,是有一事相求,還望大師慈悲,能解本宮之惑。”

    楚錚鮮少對人將“求”這個字眼,他是太子,一人之下萬人之上,再加之性子高傲,這世間也鮮少有需要他相求的東西,但是這一次,他卻用了相求二字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現如今到了哪一步了?”業釋大師微笑著道。

    楚錚眉頭稍皺,“大師似乎知道本宮為何而來?”

    當真是邪蠱之術,所以這位大師一眼便能看穿他的來意,還是說他沒來之前,業釋大師就已經知道了?

    業釋大師點了點頭,“從前之事,殿下不記得,但貧僧卻沒忘。”

    “從前?”楚錚眉頭皺的更深了,“本宮先前從未見過大師,何來從前?”

    若非趙御醫說起,他都不知世上還有一位業釋大師。楚錚素來對于方外之人,無甚了解,哪里知道什么業釋大師。

    “是從前,說久也不久,只是殿下沒有記憶。”業釋大師答道。

    楚錚疑惑不已,這和尚說話越來越奇怪了,就算是時間久遠,他記不清楚了,也不至于一點印象都沒有。

    還沒等楚錚開口,卻聽業釋大師又道:“殿下所詢問之事,貧僧本不該答,但貧僧知殿下執拗,若是得不到答案,是決計不會罷休的。”

    楚錚搖了搖頭,“本宮并非蠻不講理之人,若是大師有什么難言之隱,也不必勉強,本宮這就離開。”

    他的確是個執拗之人,但是他更不喜歡勉強別人,尤其是聽到業釋大師這樣說。楚錚在心頭苦笑一聲,強迫這樣的手段,他并不喜歡用。

    業釋大師笑了笑,“殿下的性子當真是一點都沒變,前世今生都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楚錚敏銳地察覺出了重點——前世今生。

    “大師這話是什么意思?”楚錚神色嚴肅,“本宮勸大師不要胡言亂語,縱然人有輪回,世有陰陽,但是大師說出這樣的話,只會引來麻煩。”

    倘若業釋大師當真通曉前世今生,傳了出去只會引來災禍,并非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楚錚正色道:“業釋大師,你若是不能幫本宮解惑,就直說便是,你若真沒有這能耐,本宮絕不勉強。”

    業釋大師嘆了口氣,“罷了,殿下并無記憶,貧僧就不多做解釋了。殿下所夢之事,皆來源于前世,殿下無需困擾,順其自然便是。”

    
上一章 加入書架 返回目錄 下一章
北京赛车7码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