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燈
上一章 加入書架 返回目錄 下一章
    手機閱讀

    對于泰坦來說,這就像是一場噩夢。品書網

    他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強敵,他們幾乎忘記了這種感覺。

    被人騎在頭我想要什么。”命運之神此刻已經脫去了他萬年久遠的黑袍,他的身體看起來不是那么的真切,好像是一個半透明的人形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命運之神很滿意阿索拉克的順從。這個讓他稱呼為王的泰坦王,即便是他,也要在自己的面前低頭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我的夢想,一個渴望了無數年的夢想,一個從我有意識開始,就折磨著我的強烈愿望。”命運之神的笑容顯得有些癲狂,看著阿索拉克的目光里。帶著幾分熾熱。

    阿索拉克認得這個眼神,命運之神在看待他的兄弟姐妹的時候。也是這種的目光,只是更加的熾熱,更加的瘋狂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要什么?現在的我已經一無所有了,權力?泰坦已經覆滅了,力量?我已經耗光了所有的力量,現在的我,在你的眼前就是一個凡人,一個弱小的,卑微的……令人發指的人類……”

    的確。泰坦王就是泰坦一族中的異類,他們擁有著泰坦與人類的特性。

    他們的氣息、力量,還有傳承的方式,都與泰坦完全一樣。

    只是,他們的身體構造,卻是偏向于人類。

    而當他們耗光了力量后,他們更是直接淪為人類一般弱小的生物。

    “不。你還不是一無所有,你還有這個身軀!”命運之神急促而興奮的說道:“這具我渴望了無數年的肉體!完美的肉體!!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軀?”阿索拉克的臉色徒變。

    “是的,守護與毀滅并存的身軀,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肉體,我所作的一切,為的就是這具軀體。”

    阿索拉克的臉色劇變:“這個世界就要毀滅了。你得到這具軀體又有什么用?難道你覺得你可以在這場浩劫中茍存?”

    “我不覺得我可以茍存,可是……如果那個人類可以阻止這場浩劫呢?”

    命運之神自信的看著阿索拉克,他已經將一切都算計到了,就連方云是否能夠阻止這場浩劫,他也計算在內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能夠阻止這場浩劫,你覺得他會放過你?”阿索拉克又問道。

    “他會不顧一切的阻止這場浩劫,或許他會以自己的性命為代價阻止!”

    命運之神閉上眼睛。感受著天空中傳來的毀滅的力量,那股力量,即便是命運之神,也要為之戰栗。

    那絕對不是方云的力量,命運之神記得方云的氣息。

    他沒有這種力量,看起來他的確是在搏命。

    “即便他沒有死,恐怕也已經是實力大減,你覺得他還有力氣阻止我嗎?”命運之神得意的說道:“而我可以向你保證,如果那個人類沒有死,那么他就會死在我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暗星沒有墜下,只是原本一片漆黑的暗星,此刻卻像是燃燒著的太陽一樣。

    不,它是真正的燃燒,整個暗星都被火焰所覆蓋,散發著如同太陽一樣的光輝,而且在漸漸的遠離著。

    阿索拉克看著天際,滿臉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他真的阻止了?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阿索拉克的心中,有無數的疑問。

    只是,命運之神不會再給他等待答案的機會。

    阿索拉克的目光漸漸的失去神彩,當他的目光完全黯淡后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邪光從阿索拉克的眼中射出。

    阿索拉克……不,此刻應該說是命運之神,完全占據了阿索拉克身軀的命運之神。

    他就彷如看待一個玩具一般,不斷的打量著自己的身軀與四肢。

    每一寸肌膚都讓他感到新奇,每一個呼吸,都讓他感到興奮。

    一個帶著火光的隕星,從天而墜。

    命運之神看著那個墜落的隕星,眼中充滿了勝利的喜悅。

    那顆隕星不偏不倚的墜落在命運之神的眼前,砸出一個巨大的洞窟。

    命運之神在到洞窟邊緣,看著方云躺在洞窟之中。

    “人類,我能夠感覺到你的心跳,聽到你的呼吸……我知道你沒死……站起來,向你們人類口中的勇士那樣。英雄那樣的站起來。”

    命運之神以命令的口吻說道,方云睜開眼睛,然后撐起疲憊的身軀。

    “人類,你做的很好,你的所作所為,完美的超乎我的預料,我曾經想過。將你這個徘徊在命運之外的人類抹殺掉,可是后來。我產生了好奇,我想看看,在沒有我的操控下,你能走多遠,而你沒有讓我失望,我幾乎是看著你一點點長大的,看著你慢慢的強大起來,強大到我無法操控的地步,強大到我無法掌控的地步。甚至是我已經無法抹殺掉的程度!”

    命運之神喋喋不休的說著,似乎是在為自己總結。

    “雖然你的命運軌跡,缺少了我的安排,可是我卻可以安排你的周圍,你的敵人、人類的敵人、甚至是世界的敵人!”

    “現在,我會讓你像一個英雄那樣的死去,人類會記住你這個英雄的。你將成為人類永遠都無法忘記的英雄,你帶領著人類,反抗泰坦的事跡,反抗諸神的事跡都會被傳頌,可是,在我的統治下。只會有你一個英雄,這就是英雄的下場!讓人類牢牢的記住,神是無法反抗的,命運更無法反抗!”

    方云慢悠悠的站起來,他的身形顯得那么的疲憊,那么的無力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也沒有那些神彩,就像是先前阿索拉克一樣。

    只是。他的嘴角,卻掛著一絲笑容。

    一絲讓命運之神覺得厭惡的笑容,他記得方云每次面對敵人的時候,都是帶著這樣的嘲弄,這樣的蔑視。

    “你以為你勝券在握了嗎?你以為你真的成功了嗎?”

    方云的腳步沉重而緩慢,就連爬出隕石坑都顯得吃力無比,可是每一步過后,他的腳步就會更加的堅定,更加的有力。

    “你算到了一切,就連我的選擇都算到了……可是你算過自己嗎?”

    方云站到了命運之神的面前,雙目不再是那么的渙散,而是充滿了堅定的蔑視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你成功了?可是你是否想過,以往的你,無拘無束,任何人都無法追尋到你的蹤跡,可是如今的你,卻為了一個臭皮囊,作繭自縛,你……將自己束縛在一個囚牢內!”

    “這個囚牢,可以讓我更加強大!強大到足以殺死你,即便是全盛時期的你!也不在話下,更何況,如今的你……還有反抗的力氣嗎?”

    方云勾起嘴角:“殺死你,連力氣都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命運之神突然感覺身體一僵,方云只是那么的看著他,他卻連舉手都辦不到。

    他恐慌了,他害怕了……

    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到恐懼,是如此的清晰,如此的明了。

    他甚至不知道該如何讓自己冷靜下來,這些以往讓他夢寐以求的感官,此刻卻在折磨著他。

    方云的身上,開始散發出一種超凡脫塵的氣息,一種飄渺無形的波動。

    無力?當然不是,方云在暗星上度過了最后一劫,直接從渡厄期,飛升為大羅金仙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他所渡的是焚仙劫,所以才直接把暗星變成了一個‘太陽’。

    不過少了能量的暗星,只是一顆即將被燒成灰燼的殘灰而已。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墜落下來,只不過是因為在無盡虛空中,是沒有靈氣的,所以他在渡劫之后,雖然榮升金仙之位,卻毫無仙人的仙靈之氣。

    可是當他進入泰坦巨星后,開始不斷的吸納天地靈氣。

    他的仙體開始凝結,這一切都是從無到有的。

    所以命運之神才會那么的鎮定自若,依然天真的以為,方云無力反抗。

    其實,方云不是沒有氣息,只是因為他的氣息,將整個泰坦巨星都籠罩住了,所以命運之神根本就感覺不到。

    就好像是一個魚缸里的金魚,他怎么可能想的到,這魚缸里的水,只是大海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輪回神王似乎還未被你消化……”

    方云的雙目突然金光一閃,命運之神感覺到不詳,可是他無能為力,他無力反抗。

    方云伸手虛空一探,立刻收回,命運之神立刻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里,有什么東西被抽離。

    他感覺到一陣虛弱,然后就看到了輪回神王被方云抓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那么著急,先把天空之神與深淵之神吞噬了,再完成你最后的計劃,也許我還沒那么容易將你……你們分離,可是你還是太自信了,也太自大了。”

    方云又是一抓,這次是世界神王。

    兩個神王被方云抓的手中,同時方云渡入一股仙力,直接將兩位神王耗損的神力補充回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方云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?見到我很驚訝嗎?”

    輪回神王苦笑的搖了搖頭:“看來火神當初給你起的外號沒有錯,你就是一個真正的怪物!”

    “火神在你的體內,似乎很急躁……”方云摸著下巴思考著,同時又是一抓,不過這次抓出來的不是火神,而是月神。

    一個看似柔弱的絕代美女,方云與輪回神王熟,所以可以肆無忌憚的將她提在手中。

    不過對于月神,就陌生的多,所以直接幫她恢復之后,就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不救火神嗎?”輪回神王看了眼方云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欠他一個人情。”方云無奈的摸了摸鼻子,又是一抓,然后直接丟在地上,連恢復都沒給他恢復。

    火神吃力的看了眼方云,沒有說一句話。

    “至于其他的神祗,雖然他的體內還有那些神祗的神格,可是靈魂早已磨滅,現在他自己的命運,就交由你們自己決定。”方云看了眼眾人。

    命運之神此刻早已沒了勝利者的姿態,他祈求與恐慌的目光,讓他看起來尤為的可憐。

    “我的兄弟,你喜歡以操控我們為樂,如今你也試著用你的力量,來決定自己的命運吧。”

    輪回神王調侃的看著命運之神,終于,他終于落到了自己等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能夠操控一切,可是他卻忽略了自己的命運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時代,一個混亂的時代。

    一個秩序被完全蹂躪的時代,可是這也是一個新時代。

    泰坦并未毀滅,至少新生的泰坦,只是成為了某種隱世的種族,就如這個世界上還隱藏著的無數神秘種族一樣。

    戰爭來的快,去的也快……

    當泰坦消失后,人類的時代崛起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新的時代,只是,關于泰坦、神族以及人類所發生的戰爭,卻被有心人掩蓋起來。

    在漠北的荒原上,行蹤著兩個身影,讓這枯寂的荒原上,顯露出幾分的生機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年輕看了眼身邊老邁的老者,卻沒有任何的尊重,漫不經心的問了句:“命老頭,你記得我家怎么走嗎?”

    這個被年輕人稱呼為命老頭的老者,沒好氣的撇撇嘴:“不記得,直接瞬移過去不省事嗎?”

    “我這是讓你感受人的過程,你別不知好歹,是不是要我把你弄的更老一點?還有……你覺得你的這個破爛身體,能夠承受的了瞬移的虛空亂流嗎?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讓我的身軀變得強壯一點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你自己的選擇,當初你選擇了這個身體,而這個身體所帶來的后果,你也自己承受,恕我愛莫能助。”

    兩人繼續這么無聲的走著,終于,老者忍不住寂寞,率先打破了平靜。

    “我還能活多久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自己的命運,何必問別人?”

    劇終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。)看首發請到品書網

    請分享

    本書來自 品&書#網
上一章 加入書架 返回目錄 下一章
北京赛车7码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