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燈
上一章 加入書架 返回目錄 下一章
    

    面對這些鬼哭狼嚎的求饒聲,海敖置若罔聞,他一步步走了進去,那一年的時光,在他踏入楊家村的剎那,在腦中鮮活了起來。

    我回來了。

    我把當年的屠殺你們的盜匪也帶來了。

    我會用他們的血,來祭奠你們冤屈的亡靈。

    來到楊家三口的門前,海敖指尖一動,盜匪們全都慘叫著跪了下來,形容狼狽,神態絕望。

    “不,仙人饒命啊!”大當家看著海敖舉起的寶劍,凄厲的吼道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顆人頭落地。

    海敖面無表情,眸色冰冷,整個人真如從尸山血海中走來的殺神,他手起劍落,一個個盜匪的人頭盡數被砍掉。

    “不,別殺我,我是新人,我才加入不到一年啊,求求你們,我沒殺這個村子啊!”一個青年人神色驚恐的看著已經舉起寶劍的海敖,一邊哭一邊求饒。

    海敖連停頓都沒有,手中寶劍刷的落下!

    看著骨碌碌滾到地上的人頭,海敖輕抬眼皮:“就當替其他人報仇了。”

    海敖對這些盜匪沒有一絲的同情。

    周山上看到的一切,他們那嗜血的瘋狂,對人命的漠視與麻木,已經達到了令人心寒的地步,這群人,已經不配被稱作人,他們就是為禍蒼生的畜生。

    盜匪共有三十七人,盡數被海敖砍掉了腦袋,以懺悔的姿態倒在了楊家村的墳地上。

    走進楊家三口的家,里面的一切都被時間塵封,沒有一絲人氣,冷清的海敖心臟都微微疼痛,他摸著自己心臟的位置,輕輕皺著眉。

    原來這就是心痛的感覺啊。

    滅了照月閣,屠了盜匪,海敖為凌滄門與楊家村的人報了仇,原本緊繃的他驟然松了下來,竟然有種天地之大,不知自己該歸于何處的茫然之感。

    走在蔥郁的山林間,海敖望著眼前不斷延伸的小路,飄蕩的思緒突然間聚攏,他驟然抬眸。

    對了,還有秦浩軒!

    那個造成自己經歷這一切的罪魁禍首,眼看著楊家人被殺而不出手相救的冷血魔頭!

    猛地握緊手中的寶劍,海敖嘴唇緊抿,對了,他才是我最大的仇人,我要找到他,并且殺了他!

    殺掉秦浩軒的念頭一出,海敖再也待不住,他御劍而起,直奔秦浩軒所在的山頭飛去!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就在海敖經過一座荒山的時候,一抹極致的危險從四周飛掠而來,頃刻間來到了他所在的空間,東西南北,都有危險!

    海敖眼睛微微一瞇,身體下沉,剎那落到了荒山山話之人,一字一句的說道,“滅他人教派根基,令整個教派失去希望,這樣的罪過不至死,那什么罪過至死?”

    不等那幾個人說話,海敖神色冰冷的繼續道:“這樣吧,你將你們教派的教子與精英弟子全部交由我殺死,然后我任由你們適當的教訓一下,如何?”

    道一宗四個修士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,天青道人厲聲道:“猖狂的小畜生,你急著找死,我們成全你!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海敖也徹底明白了這些人的立場,他手腕一抖,鮮血墜落,劍鋒映射寒光:“我現在才明白,他們一個小教派膽敢殘殺同道,原來是因為有你們在背后撐腰,你們才是凌滄門覆滅的根源!”

    天青道人身上殺意愈濃:“真是一個牙尖嘴利的小畜生,小小年紀,下手就如此毒辣,將偌大一個幾千年的教派殺的不留活口,若放任成長,必成禍患,我們道一宗,今日就要除魔衛道!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海敖輕蔑的一笑,縱然修為遠落于眼前四人,他面上卻沒有半分驚慌,而是帶著一抹置生死于度外灑脫與癲狂,“明說吧,那照月閣與你們是什么關系?是你們養在外面的一條狗嗎?現在那條好用的走狗被我殺了,你們氣急敗壞了吧?”

    怒到了極致,天褐道人反而平靜了下來,他看著海敖,就像看著一個即將死去的螻蟻:“你滅人教派,罪惡滔天,我們道一宗不過是替天行事除魔衛道而已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“對!趁著他還未長成,今日必須殺他,否則修仙界又要出一個秦浩軒那樣的魔頭了!”天褐道人出聲說道。

    另外兩人也點頭附和,一想起那大魔頭秦浩軒,這些人不能再忍,若是給教派找一個如秦浩軒那般的對手,后患無窮,當下,四人同時出手!

    四棵仙樹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拔地而起,仙嬰高踞樹梢,舞動道法!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天邊驚雷滾滾,紫色雷霆橫貫天際。四道勢如高山墜落的道法從天際朝海敖襲去,每一道都力大撼天,令虛空晃動,群山崩塌,四道道法交織成一片大網,絲毫不給海敖逃生的出路!

    在四人出手的瞬間,海敖就知道自己這次生路已絕,他的長發在狂風中舞動,手中凌滄劍高高舉起,鋒銳的劍芒聚攏而來,他眉目如刀,直面朝自己襲來的道法,面上沒有絲毫的畏懼!

    即便是死,也要做最后的一搏,也要痛痛快快的戰死!

    嘩!

    就在那四道道法即將落下的瞬間,就在海敖手中劍芒即將揮出的剎那,一抹直擊人心的力量憑空而現,四道撼天動地的道法剎那碎裂,脆弱的如同凡世的琉璃!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恐怖而神秘的力量占據了整個空間,在無聲的痛擊中,天青道人等人如斷線的風箏般從空中猛然墜落地面,胸口肋骨斷裂,口中鮮血噴涌!

    不過一瞬之間,他們四人就從裁決他人生命的強者變成了任人宰割的綿羊!

    “咳咳,怎么,怎么回事?”天褐道人滿眼的驚恐,朝天際看去!

    一道光芒從天際剎那而至,速度快到令他們驚駭!

    來人黑發黑眸,眉飛入鬢,他的雙目深邃而清澈,一眼望去,恍如仙宮戰神降臨,每邁出一步,天地都為之驚顫,萬物都匍匐下身,陰云驟散,狂風盡消,無上的威壓令道一宗四個弟子肝膽俱裂,雄渾的力量盈蕩在天地之間。

    看到來人,海敖原本因為驚異而略略放松的神情瞬間緊繃,他眸孔大睜,死死的盯著來人!

    秦浩軒!

    “在下道一宗弟子天青,參見前輩。”天青道人深知來者絕不是他們可以撼動的存在,連忙倉惶下跪,低聲說道,“不知道前輩突然出手是何意,我們師兄弟四人,不過是在為修仙界除魔而已。”

    秦浩軒面色平靜,他淡淡的看了一眼胸膛都在劇烈起伏的海敖,嘴唇輕啟,說道:“剛剛你們口口聲聲喊著我的名字,怎么我人來了,你們卻不認識了呢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天青道人等人愣了愣,沒聽懂這位強者到底什么意思?他們剛剛喊誰的名字了嗎?

    秦浩軒嘴角一抹輕微的弧度:“我就是你們口中的魔頭,秦浩軒。”

    那輕輕的三個字,仿佛驚雷一般炸響在天青道人四人的耳中,剎那之間,他們臉上血色盡退,變得慘白一片,挺直的身子也瞬間癱軟了下去,巨大的恐慌如同海水般將他們包圍!

    秦浩軒?

    那個攪得整個修仙界都不得安寧,一人獨挑無上大教的大魔頭?那個令無數人聞風喪膽的小仙王?那個被截殺無數次,又重新站起來無數次的當世強者?

    完了……

    這是四人心中共同的想法。

    
上一章 加入書架 返回目錄 下一章
北京赛车7码公式